您所在的位置:百室网>文化>格非自述:新作《月落荒寺》,让小说重回神秘

格非自述:新作《月落荒寺》,让小说重回神秘

2019-11-01 19:23:31  

告诉|格非

茅盾文学奖得主格非的新书《月光寺》于9月28日正式预售。几天前,当出版商人民文学出版社要求格非在这本书上签字出售时,它要求格非先生谈谈新书的来源。我们特此独家发布此报告。

格非提到,有些读者说这部作品读了四五个小时,他有点担心,因为这部小说“安排了很多伏击,花了很多心思,希望大家慢慢读”。

江苏镇江丹徒格非是“先锋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生于1964年,1981年被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毕业后留在学校教书。他于2000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同年转到清华大学中文系。《格非全集》、《欲望之旗》、《小说讲义》、《江南三部曲》(《人面桃花》、《山川梦》、《春尽江南》)等作者。他目前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

01

“失月寺”的由来

非常感谢您对我新书《秋月寺》的关注,这是继江南三部曲《看春风》之后的又一部长篇新书。

说到这本书的起源,几乎是在2016年9月19日,也就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著名的音乐家刘雪枫,在圆明园正觉寺花家怡园外举办了一场中秋节音乐会。我在晚上7点开始音乐会,一直待到第二天凌晨1点。当然,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欣赏了很多音乐,包括西方古典音乐、德彪西、李斯特、柯达伊,当然还有中国京剧、各种歌剧、古琴和古筝。

那时,我一直在想这部小说。这样的音乐会对我来说非常激动人心。我的朋友来自世界各地。事实上,我还带了五六个朋友去欣赏音乐会。整整七八个小时呆下来,直到清晨,我几乎完成了这部小说的总体框架,花了大约五六个月来写这部作品。(也就是说)整个写作时间可能已经在两年前完成了。

一些第一次读这部小说的读者也给了我一些反馈。每个人都读得很快。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一个晚上就完成了,最快的人说花了五个小时。当然,当每个人都读得这么快时,我没有理由不高兴,这也表明这本书的故事更好。但另一方面,我觉得我读得很快,也有点担心,因为我在整部小说中安排了很多伏击,花了很多心思,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慢慢读这本书。

《落月寺》,格非著,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9月

02

《月光寺》和《看不见的衣服》

人民文学出版社是中国最著名的文学出版机构之一。我记得人民文学出版社当时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机构,里面有很多专家,所以它在文学领域的权威是毋庸置疑的。我很幸运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几本书,包括一本小说集、隐身衣和最近出版的《失落的月亮神庙》。我想向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们致敬。

当我构思这本书时,我把它和“隐形斗篷”的故事联系起来,这是一个由一个普通人、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和英雄写的故事。《秋月庙》和《隐形衣服》的故事有着错综复杂的地方和交集。它主要描写以知识分子为主要人物的生命周期。他的朋友还包括艺术家、官员和各种类型的人物。当然,我认为作者很难描述他作品中的故事或寓意。我主要在《看不见的人》的框架下展开故事,并有一个外部的故事框架。

03

“失月寺”的三条线索

这项工作的主要思想是什么?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由于这个时代的变化,我们正在重新定位自己,我们在不断地调和或调整自己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当然,也会有各种心理冲突,其中会有不同的人物。

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林毅升是一名哲学教师。这项工作有三个部分,或三条线索。

第一部分是关于哲学老师林宜生和他的朋友之间的故事。这一部分主要描述不同的人,如知识分子、官员、商人或艺术策展人,他们描写了我们今天现实中所有这些人的基本生活条件。这是第一条线索。

第二条线索是描述林宜生和楚云的关系。我想在这条线索中展示的是现实生活和可能生活之间的联系。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每个人都是如此,但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试图找到自己,或试图重建自己的主体性,这使我们渴望在现实生活中同时有另一种存在。这是一种可能性的存在,这是小说中的第二条线索。

第三条线索是关于林宜生作为父亲和孩子的关系。中国的代际分化,从20世纪80年代到今天,实际上我们需要重新理解年轻人的(他们的)生活观念和他们对生活方式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但仍然有可能进行交流,所以这部小说也写了林毅升和他的孩子之间的疏远,并且已经写了关于最终和解与和解的过程。

总的来说,我想通过这三个方面来描述今天的现实和我们自己对精神生活的追求。

04小说和新闻的最大区别

至于这部作品和以前作品的不同,我觉得今天的小说在两个方面都有压力。第一个方面是用科学、数学或大数据来解释世界,这使得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事物都可以被分析和解释。第二大压力来自新闻,这使得小说越来越像新闻。新闻也在讲述我们的现实,描述现实中发生的故事。小说和新闻最大的区别在于现实生活本身并没有像新闻一样被分离和分析。事件有原因也有结果。它非常神秘。因此,我希望将小说回归神秘的过程,重新审视我们的生活。生活实际上包含许多方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今天的新闻媒体中重新发现小说写作的动机,包括由自我媒体主导的话语空间。这是一本与过去大不相同的小说。

然而,这项工作也与我以前的工作有关。因此,从江南三部曲到《看春风》,再到《看不见的衣服》和《月光寺》,对我来说,这实际上是整个中国社会的一种持续思考。它有连续性。如果你阅读我的作品,你会知道这些作品中的一些主题是连续的。当然,也有一些不同,主要是因为生活在改变。我认为作者应该有能力分析今天的现实,并通过他的艺术手段用特殊的修辞来呈现这样的现实。谢谢你

作者

编者|俞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