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百室网>社会>一头吃商家一头带徒弟,职业打假如今有了利益链

一头吃商家一头带徒弟,职业打假如今有了利益链

2019-11-19 17:25:26  

《吃东西》、《下车》、《车票》、《下订单》...在名为“只为吃东西退款”的qq群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词语。

对局外人来说,这些说法令人困惑,但对于“专业造假者”,这样的“俚语”有着特殊的意义。

针对虚假到真实和不准确的宣传问题,专业伪造者将向商家提出索赔。在不断的争论中,专业打假小组的成员迅速分裂,出现了一种教师收费和培训弟子的培训模式。从店铺选择到说话技巧,一些专业的防伪从业人员目标明确,并在要求赔偿后成功“下车”。

有组织的纪律和收费培训已经形成,一个隐藏的灰色利益链正在专业防伪团体中形成。

隐藏的规则

群体内中介语交际中的“下订单”是伪造的

" xx平台,赔十倍的项目,谁愿意加入?"一条简单的信息在专业的防伪活动中引起了很大的轰动。22岁的顾念(不是他的真名)有一大群将近1000人。作为团队的所有者,他经常向团队发送“订单制作”信息。

外来者需要支付15元才能进入这个群体。

顾念的集团没有“打击假冒商品”的名称。在qq中键入“打击假冒商品”会让您很难找到一个由专业打击假冒商品人员组成的团队。“吃东西”、“只退”和“共创辉煌”已成为防伪团体的暗语。

“食品”退款成功

专业伪造者的重点是关注假冒商品和商品中不准确的宣传术语。一名专业造假者坦言,造假者有相应的组织纪律,只能在群体交流中使用“俚语”和“码字”,不能使用敏感词。

例如,“吃东西”就是在收到货物后申请退款,而不是退货。这是伪造的最低形式。“赔偿”是要求企业通过举报、起诉和其他方式支付高额赔偿。“小白”是指刚刚进入防伪组的新手。“上车”就是跟着别人去打击假冒商品。

假冒伪劣商品已经变成了“下订单”。索赔成功后,“票”是对带头造假者的奖励。成功下了一个命令后,补偿被称为"下车":"先学会这些暗语,然后这只老鸟可以带你去攻击这座城市。"

这个由近1000人组成的团体分为三组,大约10%的老鸟,大约50%的白人小活动家,以及40%的人每天只敢看和不敢做,并且观察人群。

对于那些不放心的白人来说,这只老鸟会要求他们“在拿到票前开车”,在他们吃完货物或得到补偿后给他们“票”。补偿金额一般在500元至1000元之间:“在一些大型项目中,有可能获得三倍甚至十倍的补偿,但这需要‘小白’有足够的本金来发挥。”

十倍补偿信息

在电子商务平台上,自称名牌的运动鞋售价接近200元。一名专业伪造者立即将信息发送给该集团,打算将其作为“食品和商品”的下一个目标:“这些是莆田商品,一打一准确。”

一位网上店主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二三十个买家在短时间内下了订单,并直接给婴儿拍照付款。这些地址都是收集的地址,它们的信用很低。收到货物后,20或30名买方开始向卖方提出质疑,并准备向平台报告。由于货物不是真的,卖方担心平台投诉:“这么大的数量会对我们产生很大的影响,只能选择退货,而不能退货。”

仅退款后“吃东西”成功“下车”

利益链

教选举商店传递信息,收集学徒并迅速拿到钱。

顾念只是偶尔会碰到卖家。对于普通的小订单,他训练他的门徒。在他看来,主要的伪造者基本上是“吃东西”,而中间的伪造者是补偿。最害怕的伪造者会把敲掉商店的链接甚至敲掉商店作为炫耀资本。

为了避免敏感词汇,专业防伪团体的名称不断更新。同样,在这些防伪团体中,辅导裂变模式也正在出现。

"集团成员的裂变速度非常快,这对企业来说是最可怕的."一个专业的伪造者说,在下了几个订单后,一些白人小孩一点一点地说到点子上了。门徒开始工作后,他们的欲望被放大,他们对“吃东西”不满意,开始接受门徒,从而形成新一轮裂变。

一般来说,初级伪造者依靠“食物”免费获得他们的产品,而不能从中赚钱。因此,带门徒成为造假者赚钱的方式。一些专业造假者说,每个学徒的费用从200元到300元到500元到600元不等。一次性费用可以永久收取,以确保顺利“下车”。通常,师父会收集各种各样的非法店铺,并把它们扔进团体,让弟子们下订单。师父将为他的弟子提供各种模板,从如何找到商店到如何处理客户服务。

录取标准是458元。学徒只需要付一部分押金,就可以用“先车后票”的方式赚钱。他可以在下车后补上剩下的。

"在补偿的情况下,商店只能打一次,不能来回."顾念的工作是在网上找到卖假货的商店。在一些成功的赔偿案例中,造假者可以获得数千元甚至超过一万元的赔偿。"给我的佣金取决于你的心情,没有固定的标准."

顾念选择店铺的惯例通常是已知销售假货、含有限定文字、没有中文标识、没有相关部门批准的产品。收到货物后,他列举了假货和不遵守法律法规的原因。与此同时,他声称该平台通过消费者协会和法律渠道进行干预,甚至捍卫了自己的权利,然后要求店主做出三倍赔偿:“考虑到被调查的声誉、时间和金钱成本,商家一般会承认愚笨和不幸。即使你得不到三倍的补偿,你仍然可以得到至少一倍的补偿。”

当一个学徒成功“下车”时,顾念会把胜利的消息放在队伍里。为了唤醒这群只看不做的“小白”。要求信徒打击假冒商品已经成为打击假冒商品的一种方式,并且收益最快,风险最小。

有争议

防伪只是为了赚钱。法律防伪需要得到支持。

保健品销售者张某曾被“订购”——她收到了一份超过2000元的清单,但在交货后六天,买方申请退款,并要求三倍的赔偿。原因是销售的保健品只有流通许可,没有相关批准文件。经过几次争论,买方要求五倍的赔偿,但张女士仍然不同意赔偿方法。

“对方准备充分,在电话中说,‘要么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要么按照程序行事’。”最终,张女士通过退货和退款3000元解决了问题。

“被殴打后,一些卖家会在商店里换货,以逃避限定的词语和商品的真实性。”顾念坦言,也有一些幸运的商人,这也给了造假者再次“下订单”的机会。

“尽管一些专业造假者以造假的名义出现,但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是假冒伪劣产品,而是利用它们来索要钱财。”一位曾经被专业造假者选中的网上商店老板说,这种情况会让人头疼。

“食品”退款成功

在专业伪造者的眼里,尽管他的伪造者将赔偿作为最终解决方案,但让商店纠正并防止他人被他的伪造者欺骗也是他的“优点”。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鲁明升表示,专业防伪往往针对市场上的假冒商品、有宣传和标准问题的商品,客观上起到了净化市场的作用。社会上所谓的专业造假者,他们的造假对维护公平的市场秩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然而,在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过程中,一些专业的造假者以谋取利益为目的,这就需要惩罚和限制明升建议支持合法的“职业欺诈”。然而,旨在要求赔偿的专业伪造者在其身份证明中不会被视为消费者。从法律角度来看,其行为不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而大量索赔则涉嫌违法。

在限制专业造假者行为的同时,电子商务平台和相关部门也需要对商家起到监管作用:“商店不能将互联网作为法律之外的场所,不能使用不准确的极端宣传词,甚至不能通过虚假陈述和销售假货来欺骗消费者。”

(北京日报客户)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江西快3 pk10网站 快乐赛车pk10